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可以向日本学习什么?

来源:http://www.3dfied.com 作者: 2018-11-10 06:52

  中国高中足球联前不久在郑州开赛,这项已经举办了十三届的赛事未来会有多大影响力呢?邻国日本可以说有一个非常值得学习的样本。

  每年年末,一年一度的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全国高等学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会)都会打响,2018年12月30日至2019年1月14日间将进行的全国大赛已经是第97届。

  可能有人会问,人家日本的高中足球锦标赛已经是第97届,中国的高中足球锦标赛呢?

  事实上,就在今年的10月31日下午,2018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分组抽签已经出炉,男子组16支球队被分入了四个小组。其中,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是卫冕冠军。

  一天后的11月1日,伴随着耳熟能详的“赛出水平赛出风采……”,由中国中学生体育协会主办的2018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在郑州市第101中学拉开了帷幕。

  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事实上已有13年历史,同样也是每年举办一届,首届比赛于2005举办。

  就目前而言,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的影响力还有限,如何将高中足球锦标赛办成一项举国关注的赛事,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的未来怎么走?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已经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本。

  挖掘和储备足球人才,在欧美足球强国往往主要靠俱乐部青训,由俱乐部充当主体,而在日本,除了J联赛俱乐部梯队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存在,那便是高中足球锦标赛。彪马、丰田汽车等为这项赛事提供了赞助与支持。

  第96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各都道府县(1都1道2府43县)共4093支高中球队参加预选赛,而这些学校都是日本全国高校体育联盟足球部的加盟学校。全国4093所高校的顶点,就是这些踢球高中生的目标。

  各高中足球部人数少则几十,多则数百,比如福冈县的强队东福冈足球部的人数多达330人,青森县的强队青森山田足球部人数为163人,群马县强队前桥育英足球部的人数则为159人。

  参加预选赛的高中球队为4093支,踢球的总人数至少超过了10万。这十几万踢球的高中生,便是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的庞大基础。在日本高中足球界,有众多水平相当的队员,彼此间的差距很小,比赛变得相当激烈。反观在中国,在高中这一年龄段,队员间的差距相当大,这便导致了缺乏竞争。

  日本全国高校体育联盟足球部部长泷本宽曾介绍道:“日本人很喜欢看高中生、年轻人流着汗水、泪水、忘我拼命努力的样子。在这里,他们互相竞争、认真比赛,在真正的比赛中提高水平。日本足协考虑到后备力量的培养,他们也来到了全国大赛的现场,用自己的力量给予了各种支持,共同促进了日本足球的进步。我们还是传承着百年来先人传下来的东西,我们必须保持下去。特别是对于高中足球来说,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和足球年鉴杂志都会持续办下去,另外会带优秀的球员远征欧洲,去德国和荷兰,组建一支高中选拔队去比赛。保持这三点原则的同时,进一步努力创新发展”。

  4093支高中球队参加预选赛,便意味着有4093位主教练。在比赛前,主教练往往是这样鼓舞队员们的:

  在这些教练中,不乏白发苍苍、耕耘校园足球几十年的老人,技术经理月薪,比如长崎县代表队长崎总科大附的主教练小嶺忠敏,出生于1945年的他已年过70。

  清水樱之丘是第96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静冈县的代表队,球队的主教练大滝雅良出生于1951年,同样早已过了退休的年龄。清水樱之丘的前身清水商业高等学校曾是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的劲旅,大滝雅良曾作为主教练率清水商业高等学校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3次夺得全国大赛的冠军,日本国脚名波浩、川口能活、小野伸二均是出自这所高中。

  大泷雅良教练表示:“参加第90届全国大赛的时候我正好60岁,到了退休的年龄,不是我希望退休,只是到了60岁就该结束了。后来足球部的老师们跟我说,再来参加一次吧,我就过来了”。

  投身校园足球几十年的大泷雅良教练没有想过去当职业队的教练,他认为每个人都有他的容量,每个人都要在自己的容量中发展,不要超出这个范围。他也和妻子约定好了,不考虑其他的,当一名教员就好了,当一名普普通通的足球教练员就好了。大泷雅良教练表示,他喜欢看到孩子们从十五六岁进入高中,成为高中一年级学生,然后开始成长。

  第96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除东京都共有2支代表队出线支球队能参加全国大赛,一共产生48支参加全国大赛的球队。一般县预选赛有一百多支球队参赛,要想参加全国大赛,必须一路过关斩将,击败一个又一个对手,成为唯一的晋级球队,有多残酷可想而知。失利,便意味着告别全国大赛。每一场比赛都要赌上三年的理想。

  在进入全国大赛后,没有小组赛,比赛依然采用的是单场淘汰制,并且赛程相当紧密。最终会师决赛的流通经济大柏、前桥育英都是在7天里打5场比赛(这还是在两队都没参加第一轮的情况下)。如果是从全国大赛第一轮一路晋级决赛,那便需在9天里踢6场比赛。

  同时,也正是因为赛制残酷,参加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能成为这些高中生一辈子的美好回忆。

  日本高中各队的球衣品牌,包括了彪马、阿迪达斯、耐克、茵宝、美津浓、安德玛、新百伦、亚瑟士、Athleta、Bonera、Penalty等,可谓百花齐放,从不少球衣的款式中,可以发现诸多潜心的设计。

  日本高中各队的主客场球衣各具特色且主色调沿用多年,比如青森县传统强队青森山田主场球衣的主色调为军绿色,群马县传统强队前桥育英主场球衣为黄黑间条衫,石川县传统强队星稜主场球衣主色调为黄绿色。

  能站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球场的,毕竟只是踢球的日本高中生中的少数,能在高中毕业后加盟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更是极少数,但人人能参与的,是给场上队员加油助威。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的赛场上,球员在场上较量,应援团则在场边进行比拼。

  在比赛结束后,一方被淘汰,一方继续前进,失利一方的队员往往泪洒赛场,获胜一方的队员则上前安慰。此外,获胜一方的队员,赛后首先感谢的往往是对方球队的应援团,然后才走到本方应援团所在看台下致谢。支持一支球队,并不意味着要贬低对手。

  在第96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上,青森县代表队青森山田应援团的一位队员曾介绍道,自己从小就看这项赛事,但是由于运动神经不那么发达,只好以应援的形式支持场上队员了。据他介绍,青森山田应援团共有约50首助威歌曲,除了给球队的助威歌曲外,还有给队员个人的应援歌曲。应援团的成员平时每天都有在练习这些助威歌曲。

  在比赛中,本方进攻时会有一个鼓点,防守时又是另一个鼓点,场上队员们听到这些,状态往往会非常不一样。在比赛结束后,应援团成员的嗓子往往已经哑了。作为卫冕冠军的青森山田,最终在第三轮比赛中被淘汰,这位青森山田应援团的成员在看台上泪流满面。

  此外,在第96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上,还有一群特别的球迷,装扮成皮卡丘的他们是前桥育英2号球员后藤田亘辉的朋友,在每场比赛的看台上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也能听到他们不断的助威声。由于此前他们与后藤田亘辉天天一起玩,因此这次他们特地过来现场支持。在见到后藤田亘辉时,他们不停开着好友的玩笑;当决赛中前桥育英最后时刻绝杀时,皮卡丘军团的成员们激动得相拥在了一起。

  在被问到为什么要装扮成皮卡丘的样子时,他们表示:“因为我们只能做这些了,只能用这种笨方法,因为后藤田亘辉非常努力,我们也想用比较引人注目的方式支持他。希望他被更多人知道。进了大学之后,希望他能更进一步,然后成为日本国脚。到时候大家再装扮成皮卡丘去看他代表日本队比赛”。

  后藤田亘辉的父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儿子在中学的时候能遇上他们,成为好朋友真的很幸福。

  为了更好地推广这项赛事,从第73届起,每届都有一首应援歌曲。此外,从第84届起,梦幻西游挣钱攻略2018,每届有一位应援经理,其中第85届的应援经理是如今大家熟悉的新垣结衣。

  OB,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日本文化现象。OB即old boy,指的是老校友,在足球部,便特指曾经的球队队员。

  因为同一项赛事,因为同一所学校,一群多年没见过面的老朋友重新聚到了一起。他们曾一起挥洒过汗水,也曾一起流过泪水,那时的他们可能很遗憾没有闯入过全国大赛,但是能和曾经一起奋斗过的队友坐在场边看到后辈们改写他们的历史,对于OB们来说就是最幸福的事了。老校友只需要一场比赛,不用发出征集令,就能不约而同地回到球场,一起守卫那片看台。

  在日本,很多企业招聘时,会比较青睐经历过甲子园棒球比赛或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的人,会认为这样的人真正经历过磨炼。

  在中国,则往往会听到“踢球影响学习”、“踢球没有前途”这样的言论。中国足球的问题,不只是足球的问题。

  与俱乐部的青训一样,高中足球锦标赛,同样源源不断地为日本各级国家队输送着人才。不少知名日本国脚,曾参加过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

  参加了第96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的一位高中生,如今已是J1联赛球队主力、与伊涅斯塔并肩作战,他便是青森山田的10号乡家友太。出生在宫城县的乡家友太,曾在家乡球队仙台七夕的梯队踢球,抱着没有经过高中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严酷洗礼就成不了职业球员的决心,乡家友太脱离了仙台七夕梯队来到了青森山田。

  在青森山田,乡家友太进步明显,成长为了日本高中界的顶尖球员。高中毕业后,乡家友太正式加盟J1联赛球队神户胜利船,与伊涅斯塔、波多尔斯基成为了队友。在本赛季日本J1联赛中,19岁的乡家友太已出场21次并打进1球,其中有16次是首发登场。在印尼举行的2018亚足联U-19锦标赛,乡家友太是日本阵中的一员。